改變也許步履蹣跚,但從未停止

我懷疑保持人類與自然間永久平衡的公式是否存在。然而,我的確相信從現今經濟、教育、宗教、社會及政治體系中邊緣化的自治社會;由蠢蠢欲動的人組成,他們不惜獻出生命,並且滋養在各自領域中促進人類共存與打破常規的新展望之思想家、藝術家及科學家所散播的種子。反對當今的掠奪者。這改變仍在進行中,這運動的加乘效果將此自覺延伸到更多人、更多區域。改變也許步履蹣跚,但從未停止。我已投身其中。普埃布拉,墨西哥。2011年7月24日。Zory。